吾乃总攻大人

万年手残加懒癌

日记记的不一定是真相2

『还是拖了这么久』

『一句话独中』


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在变重,一点点翻看后面的内容,如同看一本小说一样,每一页都充满了惊喜……当然也对这个人的安危有所担忧


日记

我拼命的想逃出这里 ,可是这一切都是徒劳无功的,我发现甚至每一分钟我都能遇到他们其中之一,我知道这个是监视,让我无法从这里逃出去,我甚至可以发现他们的目光,带着对猎物的感觉,拆之入腹,仿佛吞噬了一切的感觉……这让我非常的害怕……

他们甚至让我吃那种不是人能吃的东西……甚至想在茶里下药毒死我,我不知道我是否曾经得罪过的他们,甚至……一些奇怪的礼物,是我想让我自己离开

我希望能看到这个日记的人,能把我记住着一个难以忘怀的事情,在我还没有死之前,我都拿起笔记录的就只有这些了,我知道他们无时无刻不在监视着这里……我不能作出任何一个多余的动作……

任何一个多余的动作,都能让他们发现我在做什么,我要保持冷静,甚至是……故作冷静的样子,让他们不能怀疑,好像陌生人,我知道写到这了,我现在是在厕所里写这篇日记……我该走了,不然他们会怀疑

『完』


『事件真相』

面对王耀突然的失忆,所有人显得都很茫然,不知道该如何对待这个突发的事情,他们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如何道歉……不过这也是件好事


但是在这个地方,并不是只有几个人对那个东方美人产生了,那种本不应该产生的……爱情


这个可有可无,虚伪到了极致的东西……


早在一最初的时候,王耀开始失踪的时候,大家都表现出了那一种,超出友谊的关心,这大概也成为了后面坦白,并没有人疑惑的原因吧


没有找到人之间自然的和睦的相处,互相打探情况……


可是那时候不同,他现在回来了……而且没有对之前的一丝一毫的记忆,现在是讨好他的最关键时期……


果然开启了无时无刻的保镖行动,可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王耀看着他们的眼神越来越怪,带着一丝一毫的恐惧……越来越明显的逃避……比如


亚瑟与平日无异,坐在位置上茶,他习惯性的叫住了路过的王耀,想邀请他一起喝下午下午茶,配上点司康,刚开口


“耀……你要喝杯红茶配上司康吗?”


没有想到,只看了一眼的王耀,匆忙的跑开了,还念念有词的说着


“不了,我不打扰柯克兰先生的雅致”


你身体不舒服的理由,在自己屋子里待了一天的王耀本以为事情已经过去了,在当天晚上,收到了一个包裹,里面是一把金光闪闪的……水管?


结果,王耀包了回去放在了大厅中,等着送的人发现,然后拿走……


甚至是之后,不知何原因,王耀上厕所的时间越来越长,都认为是误食了亚瑟柯克兰的司康导致了


路德维希表示,司康已经完全销毁……


日记记的不一定是真相1

重开,日记记的不一定是真相


修改,部分内容

时隔多月,旧梗重开

拾到日记者视角改为,第一视角


兴奋的开启了寻找珍宝之旅,就现在,在一个破旧的箱子里发现了一本日记,被包裹着一层又一层,显然它很珍贵,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第一页,反复触碰纸面,纸张看起来有些老旧,但这无法磨灭好奇心的作祟


打开了第一页,开始看起这本有些年代的本子,从第一页来看,这大概是一本日记一样的东西,仔细看看却有些不同


-第一页


嘿,拾到日记的人,我迷路在这片森林,早已不知道是第几日了,我用掉了我所带的所有食物,只剩下最没有用处的纸和笔,刚醒的时候,我甚至不知道怎么了,头很昏,像被人打了一样,我无法走出去,我想我恐怕会死在这里,欧我也不知道我叫什么?但是这个本子上写着,王耀,这名字不错,我想这个称呼我不错,起码我不能让我的墓碑上没有名字吧,其实我还有点担心,我感觉到了身后有人在跟踪,一个外国佬,难不成,他要分尸……看来我连全尸都做不到了……我在路口遇到了一个路标,但是我鬼都知道这是个陷阱……谁会在路标上写别墅呢?有个不好的事情,嘿我有些困了,是时候该睡觉了……我会被狗熊什么的分尸吧

『完』


越来越潦草的字迹,不面让人担心,赶忙翻看下一页,看了看也算松了口气,只不过担心仍然存在,不少反正,不担心他是否活着,而是……


-第二页


****年**月**日

我醒了,第一件事,就是看我是否活着,太幸运了,我活了下来,当然……如果这里不都是一群外国人的话,我想我会更开心,我不确认我是否和他认识,但是不可否认他们过于热情,除了我在午睡时,隐约听到几句“你真的要这么做!”“你喂他**你是想杀了他吗”天哪我害怕了,这里的一切都是什么?我要离开的时候,门开了,一个金发碧眼……,外国人都一样,愿上帝饶恕我脸盲……天哪,他们吵的我好烦,病号需要休息,好在他们有人知道这点,我非常欣赏那位见义勇为的人,虽然他头发像狗舔的一样……好了我该睡觉了陌生人,祝愿我多活几天吧


『完』

『事件真相』

王耀,作为一名优秀的企业人才,王家亲口认证的继承人,他·失忆了,而且是在他想结束他一生的前一秒,头部撞击树干,轻微脑震荡


可喜可贺的事情,是他被“好心路过”的亚瑟柯克兰碰到了,真的可喜可贺


然而亚瑟惊喜制造的偶遇 ,并没有顺利进行,因为王耀他走了与路标截然相反的路线


亚瑟柯克兰就像是跟踪狂一样,拿着望眼镜 把自己裹得像个过冬的人,眼神一点都不离开前面的男子


直到他昏倒在路边


亚瑟柯克兰第一次体会了当英雄的感觉,他从来没有这么果断的,抱起王耀,然后不顾一切的跑到别墅门口,啪叽摔了一跤……被家里唯一在的弗朗西斯嘲笑了好久,这一次他终于体会了阿尔的感觉了,随后他们被安排在了最里面的房间


当亚瑟盘算着王耀该醒了,起身想去厨房做份午餐,差点炸了厨房才勉强做了一份


“你真的要这么做?你要喂他吃司康?你想杀了他!”亚瑟赶紧捂住了发出杀猪叫弗朗西斯,气的脸都红了“笨蛋,耀该醒了,还有,司康也不是毒药!”


似乎知道失态的两个人,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门,发现了已经站在门口的人,摆摆手


“耀,那个饿了吧,你别害怕,我这次不会害你了”


王耀显然听不懂这里面的意思,摆摆手表示“看来我真的叫王耀”


旁观者清,很快,站在一旁的弗朗西斯就明白了当下的情况,他打电话叫回了所有的人,一房间的外国人……叽叽喳喳的,如同闹市一般


为首的人就是阿尔了,其次是差点和阿尔打起来的伊万等人,再依次做了自我介绍之后,就被路德维希,那个严谨的德国人以病人需要疗养的理由请了出去


你cp不知道你做的事情

琴兮:『拿摄像头录像』咳咳这个题目的意思,你cp不知道你写的诗,或者说文字,已经你最引以为豪的事情
酒鱼
琴兮:那么请问李白同学你认为庄周会不会背将进酒?
李白;肯定会的
琴兮:那么庄周同学请背一下将进酒
庄周:将近酒是什么?zzzz
琴兮:李白同学卡脸么?
李白『哭唧唧×』子休,晚上好好聊聊吧

琴兮我看到了下一对,白起和嬴政,感觉气场好足
琴兮:尊贵的秦始皇请问你认为白起知道你有多少后宫么?『狗腿状态』
嬴政『微笑』知道
琴兮:白起,请问嬴政的后宫有多少妃子
白起:不重要
琴兮:???
白起:现在陪在阿政身旁的只有我

琴兮:好了我们接下来看到了,张良和刘邦
邦良
琴兮:你觉得张良知道你,,,
张良:我都知道谢谢
琴兮:我无言以对

琴兮:我看到了大小姐!以及刘玄德,好了,上面几个狗粮太多,我要给他们制造点麻烦2333
琴兮:请问刘玄德,大小姐知道你有四个老婆么,她是第三个?
刘备『紧张』
琴兮:那么大小姐
孙尚香:『生气』我知道,嗯,刘玄德,我没说什么你怕什么,本小姐没有你,还有别人呢
刘备『把她搂在怀中』你最好了,别闹了

琴兮:这些都可以,其实我最感觉奇怪的来了,云吕,战神是怎么被压的?
琴兮:赵云将军别走,请问,战神知不知道你不喜欢貂蝉
赵云:肯定知道,我说过
琴兮:那么战神你知道,赵云不喜欢貂蝉么
吕布:不知道啊,『望天』
琴兮『内心:你确定你没说慌』

琴兮『忽然有什么东西闪过去』三太子等等
哪吒:怎么了,我要躲杨戬呢
琴兮:杨戬知道你暗恋他很久么
哪吒:我不喜欢他!我
杨戬:我知道『把哪吒拉走』就这样拜拜

琴兮:总结一下 一直虐狗,气死人不偿命

王耀如果被人下/药了

如果小耀被下/药了
琴兮:如果少主,衣服半穿/半脱,眼神迷离,面色微红,用头发讨好的蹭你的脖颈处,在耳旁吹口气,用手解开你的衬衫,但是没有力气,只能胡乱解开,手时常摸到你的皮肤祈求的说,帮帮我好么而且声音很诱/惑,你会怎么办?
阿尔:还能怎么办,当然是xxx『消音』小耀能这样,hero怎么能辜负他呢

伊万:kuro,我想看着他求我的样子,而且是谁给小耀下/耀,不想活了吗?koru.  koru

亚瑟:笨蛋!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好好爱爱了

弗朗西斯:嗯哥哥我当然会xxxxxxx

本田菊:nini『脑补,喷鼻血』『琴兮:你还好么?』在下很好,你要是问在下会怎么办?当然是xxx『消音』

意呆:我我我,小耀啊,当然要帮助他了
『琴兮:感觉这话怪怪』

琴兮:一群变态,我们来采访一下看起来很正直的人

路德维希:我的话,哥哥不要胡闹『基尔伯特:当然是要『消音』』好吧我和哥哥一样

琴兮:我无话可说谢谢,你们这帮人,少主是我的!

你的裤链没拉

王者众人『受』发现你cp裤链没拉?崩了?ooc?
邦良
“君主,,,您,,,裤链没拉”『捂脸』
“良觉得这东西如何?”『靠近,在耳旁说话』
“君主,今天!你没批完奏折你就不要进良的房间”

---刘邦日常作死?---

酒鱼
“太白你裤链没拉zzz”『昏昏欲睡』
“子休觉得尺寸如何?”
“zzz”
“???”

---庄贤者又中途睡着了---

备香
“刘玄德你个大笨蛋,你,,,你裤链没拉”『脸红』
“哦为夫想知道为什么,香香要看着那里”『邪笑』
“要你管?”『继续脸红』
“那你帮为夫拉上好么”

---还在跪搓衣板的刘备,好吧他很开心,因为孙尚香真的帮他了『mdzz妻奴』---

瑜乔
“周瑜大人,您,,,您裤链没拉”
“真是失态呢,不过婉儿为什么要脸红”
“我我我……”

---这对还是这么辣眼睛呢---

白嬴
“怪物,你朕命令你把你的裤链拉好”『内心:居然连朕都感觉自愧不如』
“阿政不开心么?”『感觉被盯着』
“少废话”
“没关系反正都是用来伺候阿政的”
“怪物!!!朕是攻!!!”『脸红』

---嬴政还在别扭?---

爱你一生

不虐的刀
秦二世元年『前209』
陈胜吴广起义,项羽随项梁在吴中举兵响应
二十四岁的项羽登上历史舞台
项梁起义后,征兵八千,项羽做了副将
当然项羽威名远扬后,身后的虞美人自然也少不了被人传出一段佳话
传言一传十十传百
最终自是传入虞美人耳中
那人只是微微一笑,摇头继续在那颗桃花树下弹琴,并没有过多的反应
那颗桃树,是他们闲聊之处
看着周围有人指点,看到虞姬的目光后,匆匆离开
谁都认为这个人女人是幸运的
可谁又知道此时她的内心呢
表面上是闻名远扬的霸王的女人?实质上,只不过是个深入敌营的卧底
只不过不一样的是个深得人宠
虞美人大概觉得有些疲惫或是有些寒冷,漫步走回房间
扫视一番
这是一个豪华的府邸,一间漂亮的房间,精心安排过的样子
楚霸王一介武夫,能做到如此恐已经是极限了吧
虞姬抿嘴笑,而房间外却传来一个低沉的嗓音,无需思考,便可知道,此人便是项羽
“姬儿可喜欢?”
隔着门,虞姬自是不知道那人的表情,但从话中可以透露出那人的紧张
忽然想到那人曾说的
“比起打仗,女人才是更难理解的”
缓步向前,打开房门,毕恭毕敬的请那人进房间,看着那人手中略厚的衣服笑着看着她把衣服放到精美的圆桌上
“孤看最近天寒,给你准备几件衣服,这个和这个府邸可还喜欢?”
“霸王做的事情,妾身可有不喜欢之理?”
项羽安心似的叹口气,虞姬看着那人,思索:霸王放下霸王的架子,还是蛮可爱的
虞姬笑着,手指弹奏着曲子,不紧不慢的说着
“妾身给霸王弹奏一曲”
“嗯,也好”
项羽随不喜欢弹琴这种有些儒雅的事,但是要是虞姬的话,他自是会认真聆听
平平淡淡的过了许久
虞姬曾天真的以为这种日子会一直过下去
直到刘邦来到鸿门宴
自己亲自舞剑
刘邦在快离开时,留给她的信
直到深夜张良来提醒自己
准备逃跑
才知道自己终究还是逃不过命运,可是却对那人起不了杀意
思绪环绕
方才悔悟
早已陷入自己设置的局中
眼看鸿门宴中设下的陷阱一步步成型
眼看,他一次次的战败
项羽最终在一次被韩信,埋伏过后
伤痕累累的回到阵营
看到那个满是担心的虞姬
也只得疲惫的笑笑,把马放到一旁回到自己的帐中休息
虞姬自是跟着前往
看着早已溃不成军的军队,看着夜色所随之而来的恐惧
项羽知道此时此刻所有的事业就要灰飞烟灭,却早已毫无留恋
唯一留恋的只怕是那跟随自己东征西讨的虞美人罢了
看着自己的战马和那心心念念的女子
只能叹息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
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项羽曾想过突围
转身询问虞姬
“孤自战争以来,战无不胜,今日却被胯夫十面埋伏,孤大势已去,粮草寸断,又无救兵,虽敌众我寡,但不妨试试突出重围,你虞儿觉得如何?”
虞姬虽然很想如此,但是毕竟身有重任
,心中忽有一计,心一横,也就同意此计
包围项羽的韩信也收到密函,默默撤兵,打算把项羽交给虞姬处置
项羽看着并无追兵前往,便也停在河旁
虞姬看着伤口还未痊愈的项羽,和因为刚才急于保护自己而气喘吁吁的那人
周围静得很,仿佛他们都不是在逃命,
虞姬认为大势已定,虽然觉得心中隐隐作痛,但是还是应该把事实说出来
便缓缓开口
“其实我和刘邦是”
“我知道”项羽似乎早已知道她会在最后坦白一切
出乎意料的回答,出乎意料的那人很平淡是的美人心中一惊
有以询问的口气说
“其实我是张良的”
“我知道”
虞姬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那个人全都知道
项羽不笨,知道可以乘胜追击的时候退兵的意义
知道那个他爱了一生的女人会杀了他
虞姬起身,拔出项羽随身的配剑
本以为会被杀的楚霸王,却没有得到他所以为的结果
却亲眼看见他最爱的人在面前死亡
其实这才是最悲催的吧
美人是含笑死去的
起码她知道有一个人喜欢了她一生
而项羽思绪环绕着虞美人临死留下一句“贱妾生随大王,死亦随大王,愿大王前途保重”
虞姬一死,项羽自不能独活
拿起随身配剑,这是却显得沉重
回想起以前,不禁悲痛欲绝
自顾自的大声说
“大势已去啊,大势已去,如今江山和她我都丢失了,这样我如何面对江东父老”
楚霸王自是明白,现在无人能回答他了
那个曾为他舞剑的女子
已经不在了
拿起随身携带的宝剑,自刎,尸体沉入大海
瞬间血染红的一小片本来淡蓝的海
从此再无楚霸王
从此再无虞美人
留下来楚霸王乌江自刎的一段历史
和一段凄惨的爱情故事
……
虞姬是自私的
她知道,她死了,那个人一定会陪着她
这是她最大的赌注吧
输了赢了却无任何意义
但是
也许到最后她也不知道
其实他知道她是刘邦特意安排的
其实他看到了刘邦的书信
其实他明白他和她只不过是逢场作戏
其实他知道……
只不过愿意去相信
只不过还留存在希望
就宛若明知道你会背叛,我却肯为你漏出胸膛
两个人,若要是论输赢,顶多两败俱伤
毕竟同时动了情,而又同时选择了信任
那么这场战争最后的赢家是谁?
夺得项羽天下的刘邦?
还是
赢得虞美人心的项羽?
……
项羽死时方才31
项羽一死,死的原因也无需太过于探索
也许真的无颜面对江东父老
也许只是为了那虞美人
……
红颜祸水?
……
虞姬和项羽经常聊天的那颗桃树下
也许会有其他人去欣赏
每年都开的桃花
而离开的人
只能去回忆中寻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