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乃总攻大人

万年手残加懒癌

日记记得不一定是真相

番外前篇

『论,谎言的诞生』
路德维希·真人生赢家·贝什米特

亚瑟如何做到躺枪的

日记记的不一定是真相『整理』

哦小小的整理一下,顺便推出番外

1
http://zheigemawoxiangxiang.lofter.com/post/1e72a432_fd4e443

2
http://zheigemawoxiangxiang.lofter.com/post/1e72a432_fd5272b

3
http://zheigemawoxiangxiang.lofter.com/post/1e72a432_11fe91d1

4
http://zheigemawoxiangxiang.lofter.com/post/1e72a432_ee6c6689

隆重推出番外
Kilakila首次玩这个APP,所以不怎么样的番外

http://t.cn/RdcpJjX

对了对了,解释一下设定

王氏:王家家主,被冤枉之后失踪一年,内部事情由王濠镜处理然后失忆,王氏,后来被洗清罪名,重归联五
联五 是一个公司的总称,实力强,被称为联合五公司
轴三传闻和联五对立,但由于私人原因,暂且这八个国家合为一个

王耀被发现是在几个月后

日记记的不一定是真相4

日记越来越复杂了呢,难不成被拐卖了吗
日记内容『王耀视角』
××××年×月×日
这是我不知道来这里的第几天,日记还是要继续的,希望你看到这里,会去警察局报警,找一下,之后不知道会在哪的我

不过我在这里很好,那个…顶着鸡窝的男子并没有做什么,估计他真的认识我吧,或许是这样的

我帮忙打理一下他的酒吧,他叫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嗯这个姓氏和我在那栋别墅里看到的一个人,一模一样,我在思考这要不要告诉这个先生,而我想我应该需要告诉他

我向他表明了情况,那个别墅的人都有多奇怪,而他却一脸不相信的样子

阿西?是谁?当他

而说巧不巧,推门而入以为外国人,皮肤不白,他似乎和基尔伯特关系不错……
他说他叫安东尼奥·费里南德斯·卡里埃多

这名字,真是让人,难以记住,但是不得不承认,他本人非常的阳光开朗,积极

因为当他只到我记不住,他名字的时候,他非常善解人意的告诉我叫安东尼奥就好,真是个阳光善良的人,与基尔伯特这种低智商的开朗完全不一样

哦,我想在这呆下去,会非常的愉快,当然,我没想到十分钟之后,出现的那些人罢了,看着他们一起走进来的阵势,让我回忆到了那段想不起来的记忆

哦对了

我好像想起了什么,几句话冷漠的语气

“毒/品,查出了几袋,现在查封”
“查封这里!”

“请问王氏集团,华夏集团,贩卖毒品,呗同为大公司的总裁亚瑟柯克兰举报这件事是否是真的”

“那么请问王氏集团是否会宣告破产?”


“先生,你走吧,我会弄好一切然后回去接你”

……

脑子里忽然多出来的信息,让我承受不来

脑子好疼,眼前忽然一黑

晕倒了,再次醒来,就回到最开始的地方

『第三视角』
『联五轴三那边』亚瑟已经在厨房门口转了好久,她们实在不知道,小耀天生地不熟的会去哪里

这周围最近的就是……

“路德,你哥哥的酒吧是不是在近?”

亚瑟真的一语点醒梦中人,几个人纷纷拿起衣服,跑出去

与此同时,正在和安东尼奥交谈的王耀,丝毫没有感觉到危险的降临,安东尼奥是一个阳光的人他很快取得了王耀的信任

说说笑笑的谈论这里发生的事情

只到他们推门而今,王耀顺着目光看过去,呆住了几秒,躲到安东尼奥身后

这姿势,王耀觉得好眼熟,躲在那个东方人的身后,那个人张开双臂,扇子竭力的护住自己的脸

他是谁

“先生,濠镜会保护先生的”

濠镜?

王耀忽然的昏迷让几个人都不知所措,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亚瑟

但是当他刚刚碰到王耀身体时,那一声不大不小的声音传来

“我没有毒品,我没有”

亚瑟,站在原地没有动,而最后抱着王耀回去的是伊万
……


日记记的不一定真相

3
『我上一次是什么时候写的来着』
××××年×月『王耀视角』
哦这不是很好,待在这里这一定不是很好的选择,不我要离开这里
现在理解,在我体力充足的情况下
这几天一直躺在床上,裸奔狂说我体力透支需要在这里静养
而今天,他们都因一些事而外出了,这里就只有我一个人,哦翻墙出去太容易了
而我没想到的是,推开大门,这里几乎没有多少人,不该死的我该想到的
不知过了多久出现了一家酒吧……
或许酒能抵抗一下寒冷
我发誓如果我知道那家老板的形象和看到我的反应,打死我都不会进来
那似曾相识的白色头发和脑袋上的鸟,哦那是鸡……不鸟

第三视角

今天的他们,必须回到各自的公司,毕竟公司里群龙无首,可不是很好,可是万万没想的事
12.50分
第一个回家,推开门的是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他四处寻找着王耀
奈何并没有人
……
“哦,小耀呢,露西亚的小耀呢!”
哦这个北极熊好像被人偷了伏特加一样
上上下下被他找了个遍
哦不,是天翻地覆的找
包括垃圾桶和柜子
伊万的举动让半个小时后回来的众人以为家里进了贼
世界的hero似乎终于找到他炫耀的地方,或许是中二的地方
“贼在哪里,由世界的hero解决他”
“哦,我一定可以,让小耀看看hero的能力”
死扛先生优雅的拿着红茶,哦现在为什么要喝红茶?顺便怼了一下这个hero
“我认为你应该把欠的钱先还给他”
“嘿,你说什么?”
“而且没有什么比我的裸/体更美好”

……

楼下的战争逐渐扩大
导致了终于想起来要告诉其他人的伊万下楼,喊了三声“小耀失踪了,”他们也没听见

最终路德维希似乎发现了事态严重,“协众”众人冷静的情况后
“刚才北极熊说什么?”
“小耀失踪了哦,死胖子,必要叫我北极熊!”
“???”
“小耀失踪了?开什么玩笑!!!”
『另一边』
基尔伯特看到王耀之后的内心仿佛是几百年没有喝到啤酒,或者弄丢了鸟,然后重新回来的感觉
……
这个比喻特别合理

他紧紧抱住了王耀,似乎怕一不小心就弄丢了似得……

王耀没有躲这熟悉的感觉
就这么尴尬了几分钟
真的几分钟

在王耀被勒的喘不过气的时候,轻声说“先生放手”
基尔伯特意识到了什么,松开手,被先生二字吓到
“小耀你不认识本大爷了么”
“你也叫我小耀他们也是,或许我真的是不过我什么都不记得,不过我觉得你应该能认识他们”
“而且先生你脑袋上的……鸡飞了”
王耀勉强把名字说了一遍
听到路德维希时陷入沉思
基尔伯特陷入沉思
First   Blood
王耀不记得自己了
Double   kill
他们都知道这件事了
Trible   kill
弟弟都不告诉我
Quadra   kill
它都不要我了
Penta     kill
王耀说它是鸡……
人生总有些不顺,孩砸加油

『嘿,好久不见,大家好哦』

你cp不知道你做的事情

琴兮:『拿摄像头录像』咳咳这个题目的意思,你cp不知道你写的诗,或者说文字,已经你最引以为豪的事情
酒鱼
琴兮:那么请问李白同学你认为庄周会不会背将进酒?
李白;肯定会的
琴兮:那么庄周同学请背一下将进酒
庄周:将近酒是什么?zzzz
琴兮:李白同学卡脸么?
李白『哭唧唧×』子休,晚上好好聊聊吧

琴兮我看到了下一对,白起和嬴政,感觉气场好足
琴兮:尊贵的秦始皇请问你认为白起知道你有多少后宫么?『狗腿状态』
嬴政『微笑』知道
琴兮:白起,请问嬴政的后宫有多少妃子
白起:不重要
琴兮:???
白起:现在陪在阿政身旁的只有我

琴兮:好了我们接下来看到了,张良和刘邦
邦良
琴兮:你觉得张良知道你,,,
张良:我都知道谢谢
琴兮:我无言以对

琴兮:我看到了大小姐!以及刘玄德,好了,上面几个狗粮太多,我要给他们制造点麻烦2333
琴兮:请问刘玄德,大小姐知道你有四个老婆么,她是第三个?
刘备『紧张』
琴兮:那么大小姐
孙尚香:『生气』我知道,嗯,刘玄德,我没说什么你怕什么,本小姐没有你,还有别人呢
刘备『把她搂在怀中』你最好了,别闹了

琴兮:这些都可以,其实我最感觉奇怪的来了,云吕,战神是怎么被压的?
琴兮:赵云将军别走,请问,战神知不知道你不喜欢貂蝉
赵云:肯定知道,我说过
琴兮:那么战神你知道,赵云不喜欢貂蝉么
吕布:不知道啊,『望天』
琴兮『内心:你确定你没说慌』

琴兮『忽然有什么东西闪过去』三太子等等
哪吒:怎么了,我要躲杨戬呢
琴兮:杨戬知道你暗恋他很久么
哪吒:我不喜欢他!我
杨戬:我知道『把哪吒拉走』就这样拜拜

琴兮:总结一下 一直虐狗,气死人不偿命

王耀如果被人下/药了

如果小耀被下/药了
琴兮:如果少主,衣服半穿/半脱,眼神迷离,面色微红,用头发讨好的蹭你的脖颈处,在耳旁吹口气,用手解开你的衬衫,但是没有力气,只能胡乱解开,手时常摸到你的皮肤祈求的说,帮帮我好么而且声音很诱/惑,你会怎么办?
阿尔:还能怎么办,当然是xxx『消音』小耀能这样,hero怎么能辜负他呢

伊万:kuro,我想看着他求我的样子,而且是谁给小耀下/耀,不想活了吗?koru.  koru

亚瑟:笨蛋!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好好爱爱了

弗朗西斯:嗯哥哥我当然会xxxxxxx

本田菊:nini『脑补,喷鼻血』『琴兮:你还好么?』在下很好,你要是问在下会怎么办?当然是xxx『消音』

意呆:我我我,小耀啊,当然要帮助他了
『琴兮:感觉这话怪怪』

琴兮:一群变态,我们来采访一下看起来很正直的人

路德维希:我的话,哥哥不要胡闹『基尔伯特:当然是要『消音』』好吧我和哥哥一样

琴兮:我无话可说谢谢,你们这帮人,少主是我的!

你的裤链没拉

王者众人『受』发现你cp裤链没拉?崩了?ooc?
邦良
“君主,,,您,,,裤链没拉”『捂脸』
“良觉得这东西如何?”『靠近,在耳旁说话』
“君主,今天!你没批完奏折你就不要进良的房间”

---刘邦日常作死?---

酒鱼
“太白你裤链没拉zzz”『昏昏欲睡』
“子休觉得尺寸如何?”
“zzz”
“???”

---庄贤者又中途睡着了---

备香
“刘玄德你个大笨蛋,你,,,你裤链没拉”『脸红』
“哦为夫想知道为什么,香香要看着那里”『邪笑』
“要你管?”『继续脸红』
“那你帮为夫拉上好么”

---还在跪搓衣板的刘备,好吧他很开心,因为孙尚香真的帮他了『mdzz妻奴』---

瑜乔
“周瑜大人,您,,,您裤链没拉”
“真是失态呢,不过婉儿为什么要脸红”
“我我我……”

---这对还是这么辣眼睛呢---

白嬴
“怪物,你朕命令你把你的裤链拉好”『内心:居然连朕都感觉自愧不如』
“阿政不开心么?”『感觉被盯着』
“少废话”
“没关系反正都是用来伺候阿政的”
“怪物!!!朕是攻!!!”『脸红』

---嬴政还在别扭?---

信任?

有点苏???
不虐的刀???
标准的铃声响起,这让本来烦躁的他,更加烦躁,他不禁皱眉
修长的手指在手机上滑动
【接听】
“薛!我警告你!今天晚上你必须杀了黑帮老大,莘”电话另一边穿出一个暴躁的声音
那个叫薛的男子没说话,愣了好久,冷漠的说了一个字“好”
随机挂了电话
【内心弹屏】可笑啊
为什么不舍的杀了他了呢
是爱上他了么?
是时候的事呢
为什么没印象了
——————————回忆三个月前——————————
“薛!过来,我告诉你,这次任务很麻烦,毕竟他很心狠手辣”薛的上司,用咖啡勺,搅动咖啡
“哦,那为什么不让别人去”薛似乎已经习以为常,整个警署,都把他当做一颗子弹
“你也知道嘛”上司奉承的笑笑
薛冷笑一下,心中不禁想“果然,自己还是一颗攻击别人的子弹是吗”
薛并没有多说话,只是冷笑一下,就默默走出去
很从容
就像去度假
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
——————————两个半月前——————————
薛利用自己优势,在半个月就取得了很好的成绩
他并不在乎这些
他只想看看他到底有多心狠手辣
本来各种脑补的他,在看见真人时,却让他大跌眼镜
浅浅的微笑,让人不自觉的温馨,白皙的皮肤,加上漂亮的眼睛
薛不禁心想:“心狠手辣,和眼前这位沾边么”
莘张口说的话更是让他,感觉不可思议
“呐呐,你就说薛哥哥吧”
薛顿时感觉自己不会说话“是,是我”
“呐呐,我都听黎说了”莘看了看旁边帅气的男子
薛看了一眼【心想:外界传闻的心狠手辣,是他吧】
“你在看什么”
这声音比莘的话冷多了
“额,没什么”
薛并不想和他多说话
“属下告退”
莘笑了笑摆摆手,示意可以出去
就这么简简单单的退了出去
——————————薛走后——————————
“黎呐,你觉得他怎么样”莘微笑的说
“不怎么样,莘,你一定要,三思”黎冷漠
莘笑了笑,不一定呐【系统提示:莘对薛的好感度增长】【系统提示:吃醋的黎已上线】
黎默默的握紧了拳头
看来,那个人不除,不行呢
黎暗自冷笑【心想:暗算他,不是很容易】
外面即使下雪,也没有刚刚那个房间,那一刹那冷
嫉妒,阴谋,诡计,暗算,嘲笑,鄙夷……
总感觉,不知道谁打开了潘多拉的宝盒
负能量到处飘散
人类最阴暗的一面
表露无疑
——————————两个月前——————————
由于薛,他们又一次大获全胜
“呐,吃蛋糕薛哥哥”
不等薛拒绝
莘就把蛋糕塞进他嘴里
啧……好甜,薛微微皱眉
不经意间看向黎,那眼神……
充满了气愤
,,,这是醋缸子么?
好吧
——————————一个月前——————————
【内心弹屏】怎么办?我好像喜欢上他了
怎么办?
我感觉,我杀不了他了
怎么办?我是懦弱么?
我,,,,可是警察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为什么要答应
为什么啊!
薛感觉自己快疯了
莘扑了过去
他下意识接住
莘在他衣服上蹭蹭“薛哥哥”
【脸红的薛】
——————————回忆结束——————————
手机又响了,他看了看来电人的名字
笑了,滑动手机解锁
接听
一声甜腻腻的声音穿过他的耳朵
“薛哥哥,快回来”
他嘴角不禁漏出微笑“好”
他慢慢的走回去,杀不杀?
他摇摇头
不想了
回去吧
“薛哥哥”莘一脸无害的笑笑
“薛哥哥,最近,听他们说,你表现非常好”莘示意让他过来
在他走过去的瞬间
一把枪对准了他
持枪者一步步靠近
用枪抵住他的额头
莘冷冷一下,不同往日,只是那腻腻的声音没有变“薛哥哥,你当莘儿傻么”
薛冷笑,不做回复,他都知道啊,有什么可解释?没法解释
peng的巨响
他以后不能保护他了
不过有黎
他可以放心死了……
出人意料的是,莘,愣了一会,抱住他的尸体,
怎么会这样??莘愣住了,他明明把子弹拿走了啊,为什么?
是黎?!
莘跪在地上
怎么办,他的薛哥哥回不来了
永远……
「就算,你用枪抵着我的胸口,枪声响起,我还会认为,那只是走火,这就是我对你的爱---薛」
「我真的很喜欢你,可是我也不允许你喜欢别人你,你喜欢的,我都要毁掉,直到你喜欢我---黎」
「我真的不想你离开我,我对你的依赖,你还不知道吗,哪怕你要杀我,我不反抗,因为我喜欢你---莘」
          ---END---

爱你一生

不虐的刀
秦二世元年『前209』
陈胜吴广起义,项羽随项梁在吴中举兵响应
二十四岁的项羽登上历史舞台
项梁起义后,征兵八千,项羽做了副将
当然项羽威名远扬后,身后的虞美人自然也少不了被人传出一段佳话
传言一传十十传百
最终自是传入虞美人耳中
那人只是微微一笑,摇头继续在那颗桃花树下弹琴,并没有过多的反应
那颗桃树,是他们闲聊之处
看着周围有人指点,看到虞姬的目光后,匆匆离开
谁都认为这个人女人是幸运的
可谁又知道此时她的内心呢
表面上是闻名远扬的霸王的女人?实质上,只不过是个深入敌营的卧底
只不过不一样的是个深得人宠
虞美人大概觉得有些疲惫或是有些寒冷,漫步走回房间
扫视一番
这是一个豪华的府邸,一间漂亮的房间,精心安排过的样子
楚霸王一介武夫,能做到如此恐已经是极限了吧
虞姬抿嘴笑,而房间外却传来一个低沉的嗓音,无需思考,便可知道,此人便是项羽
“姬儿可喜欢?”
隔着门,虞姬自是不知道那人的表情,但从话中可以透露出那人的紧张
忽然想到那人曾说的
“比起打仗,女人才是更难理解的”
缓步向前,打开房门,毕恭毕敬的请那人进房间,看着那人手中略厚的衣服笑着看着她把衣服放到精美的圆桌上
“孤看最近天寒,给你准备几件衣服,这个和这个府邸可还喜欢?”
“霸王做的事情,妾身可有不喜欢之理?”
项羽安心似的叹口气,虞姬看着那人,思索:霸王放下霸王的架子,还是蛮可爱的
虞姬笑着,手指弹奏着曲子,不紧不慢的说着
“妾身给霸王弹奏一曲”
“嗯,也好”
项羽随不喜欢弹琴这种有些儒雅的事,但是要是虞姬的话,他自是会认真聆听
平平淡淡的过了许久
虞姬曾天真的以为这种日子会一直过下去
直到刘邦来到鸿门宴
自己亲自舞剑
刘邦在快离开时,留给她的信
直到深夜张良来提醒自己
准备逃跑
才知道自己终究还是逃不过命运,可是却对那人起不了杀意
思绪环绕
方才悔悟
早已陷入自己设置的局中
眼看鸿门宴中设下的陷阱一步步成型
眼看,他一次次的战败
项羽最终在一次被韩信,埋伏过后
伤痕累累的回到阵营
看到那个满是担心的虞姬
也只得疲惫的笑笑,把马放到一旁回到自己的帐中休息
虞姬自是跟着前往
看着早已溃不成军的军队,看着夜色所随之而来的恐惧
项羽知道此时此刻所有的事业就要灰飞烟灭,却早已毫无留恋
唯一留恋的只怕是那跟随自己东征西讨的虞美人罢了
看着自己的战马和那心心念念的女子
只能叹息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
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项羽曾想过突围
转身询问虞姬
“孤自战争以来,战无不胜,今日却被胯夫十面埋伏,孤大势已去,粮草寸断,又无救兵,虽敌众我寡,但不妨试试突出重围,你虞儿觉得如何?”
虞姬虽然很想如此,但是毕竟身有重任
,心中忽有一计,心一横,也就同意此计
包围项羽的韩信也收到密函,默默撤兵,打算把项羽交给虞姬处置
项羽看着并无追兵前往,便也停在河旁
虞姬看着伤口还未痊愈的项羽,和因为刚才急于保护自己而气喘吁吁的那人
周围静得很,仿佛他们都不是在逃命,
虞姬认为大势已定,虽然觉得心中隐隐作痛,但是还是应该把事实说出来
便缓缓开口
“其实我和刘邦是”
“我知道”项羽似乎早已知道她会在最后坦白一切
出乎意料的回答,出乎意料的那人很平淡是的美人心中一惊
有以询问的口气说
“其实我是张良的”
“我知道”
虞姬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那个人全都知道
项羽不笨,知道可以乘胜追击的时候退兵的意义
知道那个他爱了一生的女人会杀了他
虞姬起身,拔出项羽随身的配剑
本以为会被杀的楚霸王,却没有得到他所以为的结果
却亲眼看见他最爱的人在面前死亡
其实这才是最悲催的吧
美人是含笑死去的
起码她知道有一个人喜欢了她一生
而项羽思绪环绕着虞美人临死留下一句“贱妾生随大王,死亦随大王,愿大王前途保重”
虞姬一死,项羽自不能独活
拿起随身配剑,这是却显得沉重
回想起以前,不禁悲痛欲绝
自顾自的大声说
“大势已去啊,大势已去,如今江山和她我都丢失了,这样我如何面对江东父老”
楚霸王自是明白,现在无人能回答他了
那个曾为他舞剑的女子
已经不在了
拿起随身携带的宝剑,自刎,尸体沉入大海
瞬间血染红的一小片本来淡蓝的海
从此再无楚霸王
从此再无虞美人
留下来楚霸王乌江自刎的一段历史
和一段凄惨的爱情故事
……
虞姬是自私的
她知道,她死了,那个人一定会陪着她
这是她最大的赌注吧
输了赢了却无任何意义
但是
也许到最后她也不知道
其实他知道她是刘邦特意安排的
其实他看到了刘邦的书信
其实他明白他和她只不过是逢场作戏
其实他知道……
只不过愿意去相信
只不过还留存在希望
就宛若明知道你会背叛,我却肯为你漏出胸膛
两个人,若要是论输赢,顶多两败俱伤
毕竟同时动了情,而又同时选择了信任
那么这场战争最后的赢家是谁?
夺得项羽天下的刘邦?
还是
赢得虞美人心的项羽?
……
项羽死时方才31
项羽一死,死的原因也无需太过于探索
也许真的无颜面对江东父老
也许只是为了那虞美人
……
红颜祸水?
……
虞姬和项羽经常聊天的那颗桃树下
也许会有其他人去欣赏
每年都开的桃花
而离开的人
只能去回忆中寻找吧

日记记的不一定是真相2

日记记的不一定是真相2
『本着良好素质的琴兮小帅锅,感觉站在这里翻别人日记是不道德的,所以琴兮小帅锅,默默地吧日记本带回家,像看日记一样继续看了下去』
××××年×月×日『王耀视角』
那些人真是奇怪反反复复问我同一个问题
到底记不记得曾经的事情
真是讨厌
我也很想知道什么,但是想不起来,也没办法
他们好像很在意,那几个人会不会知道
好像叫王嘉龙?王濠镜?林晓梅?任勇洙?
罢了,可能他们认识吧
今天那个人长着粗眉毛的人,
真是很糟糕,
看到他的眉毛我就脱口而出了
粗眉毛?
可是那个人忍怒,说着
“请叫我亚瑟”
『这是某帅锅,手顿了一下,内心:亚瑟不是那个公司的老板么,等等这么说,王耀该不会是那个被暗算的……』
不过他送来一盘叫做司康的甜品
那个样子比他的眉毛还要糟糕
可是他的表情仿佛一定要我吃的样子
突然那个裸奔狂打翻了那些糕点
哦,他不是裸奔狂,简直是天使啊,
明明很热闹的
可是
那个拿刀的男子还是静静的看着我不说话
我只好主动找话搭理他
只不过
我发现,他们似乎有特殊的关系?
毕竟骑自行车一起掉沟里的概率真的不高
一起磕到脸的概率更不高吧
『第三视角』
大家沉默了许久,感觉自己争夺媳妇的战争又要开始了
起初大家还抱着也许被耍的心态
但是后来发现,并不是
所以无事献殷勤这件事,也发生过很多次
比如说亚瑟大早上进入厨房
『一级警备』
开始做司康
『二次准备』
端去给王耀
『红色预警』
还好弗朗西斯很机智的打翻了
好吧,司康这种东西,怎么能给小耀呢
从此以后,厨房又多了一把锁
废话
死扛这么危险的东西,怎么能让他出现
不过要是让他知道,他在王耀心中形象升高,恐怕他会更高兴吧
只有本田菊还在为曾经的事
懊恼?
王耀看了他许久,竟主动上前
“你认识我对吧?不过我好像不认识你,不过我感觉你是个好人”
本田菊看了他很久,小声说
“谢谢你nini”
王耀似乎对这个特殊的称呼并没有起疑
只是笑着应了一句
而路德维希这个严谨的德国人,此时懊恼的事情确定
该不该告诉自己的那个哥哥
按理说应该说的
可是他们还有情敌的身份
路德维希自然选择把这件事坚决的不告诉基尔伯特
而拿白旗的某呆,全程都在旁观
到了晚餐的时候
失踪了一天的两个人竟然回来了
一身伤的回来了

“掉沟里了?”
众人:我信了你这个邪了
好吧众人都不想说破,因为他可不想被水管打爆脑袋